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2019-07-19 文章来源:www.lattissima.com.cn

一掌按压后,朱鹏双肘对折齐齐砸向老人头颅两侧来个二龙戏珠,凶毒狠辣杀机迫人,如果是普通的法职系转职者在朱鹏的连击之下一落下风一乱架势便一颓不起,直到被朱鹏生生的磨杀打死也缓和不过气来,但朱鹏面前这位老人却是来自鲁高因的存在,虽然限于资质命数至今都没有突破三十级,今生已无望矣。但却是二十九级的顶峰存在,数十年来杀怪无算历经生死,一些保命的手法技能已经磨炼的比炉火纯青还炉火纯青,实战能力极高生存能力极强。刚刚若不是太过的托大自负,肥鸟与朱鹏的合击之势能不能成都是两可之间。附带烈火与妖巫两个开头前缀,烈火开头意味着附带火焰伤害,妖巫开头意味着拥有偷取生命的异能,在属性上无疑是不错,持在一个近战者手中长年使用,好不好使先不说,至少那红药血钱就能省下不少,积少成多之下也能变相提高实力,也算是一件不错的装备,可惜能省下的那点药钱对朱鹏而言毫无意义,他的爆率在杀戮之小护身符的支持下,虽然不说砍什么爆什么想什么来什么那么夸张,但至少也远超平均水准,分分钟千金上下,为了那点药钱而使用这件装备降低效率?除非朱鹏脑子让驴子踢了。再扔到空间栏中,朱鹏摇了摇头把目光移向下一件物品,一伸手,从血泊之中拿出一杆纤长矛枪,随手一抖,长矛噌的一声抽动颤抖,柔韧的矛身把上面沾黏的血水皮肉抖散干净,弹性与手感都不错的样子,这好像是那个蓝色血腥一族爆出来的物品。

“砰砰砰”这还不算,朱鹏淡蓝神异的精神异力又一次缠绕纠缠在了身旁的骷髅法师身上,这两位可没被黑暗魔化术激发过潜力,被朱鹏的精神力量一灌注,全身的魔力波动个个暴涨一截,全身铺着淡蓝色的光辉再不胡乱的扫射攻击而是集中火力以朱鹏的意志转移,朱鹏指哪里,它们咬哪。一只气血还剩一半的骷髅战士刚举起手中骨刀,对着朱鹏一只魔化骷髅就要斩下,一冰一红的魔法攻击却已经先一步降到了它的身上,首先是淡蓝色的魔法将其打的一僵,全身“咯嚓嚓”的结上了一层淡蓝色的冰层,然后一颗火红涨大的火球就给了它一下狠的,气血刷的就降下去小半,还不等它挣开周身冰层的束缚,旁边的魔化骷髅已经转过身来,一刀就把只剩底血的它砍成碎片,那高举的骨刀举到死都无挥下的余地。魔光闪烁,剩下十只骷髅兵身上都出现了诡异奇特的变化,比如那七只聚在一起抵挡绞杀的骷髅兵,竟然背对着背越靠越紧,随着脚下的光环相连气息相通,它们竟然连骨骼身体也渐渐的融合连通,脚下的黝黑光环如毒素病毒一般由下而上融入了宿主身上体内,每一具骷髅兵身上都散放着一股一股灰白的光华水乳JIAO融而且越融越强,最后七只骷髅兵融合成一个硕大的灰白光团,明明还未完成一股强大可怕的气势已经四溢而出,四周的魔化骷髅兵挥刀砍在那融合中的骷髅兵身上竟然刀刀反弹,也不知是融合过程中附带的保护还是七只骷髅兵一旦融合起来本就如此强大,看到这一幕,朱鹏果断的控制着四只魔化骷髅退却,然后冲杀向远处骷髅法师,只是七只骷髅战士融合就已经如此阵势如此可怕了,那再融合上三只骷髅法师,这仗还打不打了。但出乎意料的,那三只本应毫无意识悍不畏死的骷髅法师竟然转身就逃,似乎无比畏惧什么一般,朱鹏刚开始还以为是畏惧于自己的魔化骷髅,后来才渐渐的看出不对,从逃窜转身的方向上来看,这三只骷髅法师畏惧的分明是那那个正在融合强大的灰白光团嘛。

而肥鸟此时却近乎诡异的顺从,任凭朱鹏的手掌在自己身上抚弄,动作低伏一双翅翼都微微的伸展开合,便如同一只普通鹦鹉的正常动作一般,温顺逊从的近乎诡异,看着肥鸟的异态,朱鹏轻轻的皱眉,四处环视未果后右手食指一点眉心,气血与魔力凝聚,一道又一道肉眼不可察觉的海蓝波纹便四散扫荡开来,便是大莉小莉都能清楚的感觉到一道道无形无质却如海波水浪一般的精神力量从自己身上扫荡过去,然后便听朱鹏阴着脸开口沉声道:“那位暗处的朋友,戏看的够多了吧,你是不是也应该出来了?”沉沉的话语难掩其中的怒气,随着语音刚落朱鹏便豁然回身,手中的法杖急舞,身后不远处一处魔物伏尸之地轰然爆炸,“轰轰轰轰”一片片的烟尘卷起,火光与气流激荡四溢,声势惊人。看着毫无变化的血池,朱鹏也知道其中生机已散,大部分的精华力量已经被自己和哲别瓜分一空,残余的气血精华已经不足以再催动手下的召唤物出现什么变化了,只是明知道如此,如此大机缘不能尽得还是让人扼腕,朱鹏刚刚皱眉还未及叹气,本来平静的血池随着粘土石魔的步入,竟然慢慢起了变化,只是变化的起因并非血池,而是粘土。这厮也不知是怎么搞的,步入血池中竟然真的如泥巴一般渐渐熔化起来,随着一步步的深入,整个粘土竟然变得越来越矮,越来越小,仿佛石魔整个身体马上就要化开了一般,吓得朱鹏差点取消召唤,赶紧把粘土石魔给救回来。但下一瞬间朱鹏便停止了动作,因为他竟然从与粘土石魔的精神印记中感受到了淡淡的抗拒,这可了不得,召唤生物是绝计不会抗拒主人的,哪怕进化到了八阶九阶甚至更高阶级的召唤物,灵智如人,召唤生物依然无法抗拒主人的任何命令,只要主人一声令下,哪怕明知道是送死的活计,依然无法抗拒,甚至在灵魂深处都会认可遵从,认为主人送自己去死是天经地义无比正确的事一般。

相关文章

热门新闻
热门视频